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阴阳狐妃 > 第四十五章,鬼修的吃法

第四十五章,鬼修的吃法

  “铮铮……”

  “铮铮铮铮……”悠扬的琴声从底下传来,清脆的音质亦如在乱葬岗听到的一样,只不过这一次不同,不是大型的宫廷歌舞乐曲,反而能舒缓神情,使人身心自然,琴声如泉水涌动,如鸣佩环,如置身于竹?#32622;?#22659;,有小潭鱼跃,水流叮咚作响,让人悦而忘返,乐不思归。

  “铮铮咚咚……”楚兮瑶脑海里?#21482;?#24518;起在乱葬岗听到的琴声音调,她忽然醒悟,才发觉陷入琴声已久,心神迷失。

  心中大骇,这琴声竟比在乱葬岗听到的还要厉害,顺着琴声下望,弹琴的是一位书生。

  他身穿青色长袍,绣有云朵暗浮的花纹;腰间系白色玉带,身材高挑秀雅,坐在殿前的台基上,借助白色的丝绸玉带捆绑的长发随风飘动,如栽在庭院口的春柳,在风中摇摆身姿。

  修长淡远的眉毛,平和温弱的身姿使他更像春天的新抽芽的垂柳;这是他给楚兮瑶留下的第一印象:公子如柳叶。但很快,他在楚兮瑶心中变成一颗老的身形佝偻如鹰爪的老垂柳,再也发不出好看的碧绿的嫩芽,浑身都是老树鞭。

  楚兮瑶也注意到书生旁边依偎的红裙女子,这女子太过艳丽,两人极为不协调,不禁让楚兮瑶想起聊斋志异里的吃书生的狐妖,这个书生迟早是要被吃掉的。

  像她这种不吃人的狐妖现在很少见了。

  楚兮瑶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,她站在通神阁的屋脊上四处寻找,忽然看见一个青色头皮,没有几根头发的满脑浓浆的老者,楚兮瑶头皮直发麻,双腿颤?#21486;?#21834;……她连忙捂住嘴唇,压制内心的?#24535;?#19981;让它脱口而出。

  在他们?#29615;?#29616;自己之前赶紧逃,楚兮瑶转身就要走,突然!对上一双流着青色脓浆的眼睛,正好看见他头顶黏稠的不断翻滚出绿色脓浆;呕……楚兮瑶恶心地干呕起来。

  那只干尸的手拎起楚兮瑶的衣襟,将她提下来,抛在书生和红裙女人面前,说到:“怎么分?”

  没等两人说话,一个哭泣的声音插入:“你们可算来了,我都要被人扒坟了。”

  来的人是个胖子,穿着金色的衣服,配一条嵌满各式珠宝的腰带,腰间挂一比楚兮瑶脸还大的血色玉佩,他抹着眼泪,从通神阁内飞奔出来,又圆又润的大肚腩随着他的奔走有节奏的滚动。

  楚兮瑶……通神阁内有人?

  ?#25170;?#32982;子越来越胆小了。?#31508;?#29983;说。

  老鬼则鄙视地看了一眼钱通,太任笑眯眯地打着扇?#21360;?/p>

  “二位哥哥,太任妹妹,?#35753;?#21834;!!!”胖子忽然大声嚎啕,哭声凄惨,双手顶在大腿上,涕泗横流,肥胖的肚腩动感地摇动。

  “就是她!”钱胖子突然?#36214;?#26970;兮瑶,面目凶狠,神情憎恨,仿佛楚兮瑶干了什么无法赦免的滔天恶行;楚兮瑶吓的脖子紧缩,只恨自?#22909;?#26377;龟壳,要不然把四肢也缩进来。

  “?#21486;?#22905;干了什么让钱哥哥这么生气??#30887;?#20219;?#36867;行?#36259;地问。

  “她把我宫殿前的地砖全扒了,也把?#36820;?#25170;了,还坏了我花八千万上品魂石买来的雷吟搜杀阵;她还要扒我坟。”钱胖子有人撑腰后,胆子渐大,厚厚的嘴唇上下撇动,嘴里吐沫飞溅,桩桩件件无不在诉控楚兮瑶的罪?#23567;?/p>

  楚兮瑶摸了摸鼻子,不太好意思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她,她也是要面子的好吗。

  “那……我?#21069;?#22905;吃了,给钱哥哥报仇好不好??#30887;五?#23194;地说。

  “吃了?”不参与他们盛宴的钱通,才意识到不?#36291;ⅲ?#36825;三个人怎么舍得从棺材里出来,自己算来已经两千年没见到他们了,难得四人聚集一起。

  他看向楚兮瑶那张沾满血迹的脸,眼里闪过一丝惊艳,这个女子天生娇艳就是太任妹妹也比不得;但他又皱了眉头,心里?#34892;?#19981;喜,因为楚兮瑶浑身脏兮兮,雷电击中的?#34892;?#30772;烂的玄衣上留下大大小小的黑色污点,身上飘出一股烤焦的动物肉类的气?#21486;?#39030;着一头鸡窝似的乱七八糟的头发,单看其外表,像是哪里来的乞丐。

  “我也要。”对于好东西从来不缺乏直觉的钱通嗅到这其中的‘宝物’气味

  “哼,如今不但书生要吃人,连不吃人的胖子也要分几口。”老鬼看着钱胖子憨厚的长拉到脖?#21448;?#38388;突出双下巴的脸说,他先发现的好东西,结果各各都来分几口。

  “老鬼独吞的性子该改改了。?#31508;?#29983;说。

  “你找死。”老鬼挥动干枯的干尸手要朝书生抓去,在?#20102;?#20013;隐藏起来的不可一世的样子因书生的挑?#31080;?#21457;出来,睡太久了,他们都忘了自己是谁了。

  “怕你不成。?#31508;?#29983;也有血性,一?#36136;?#20110;上位者的气概从书生身上发出,他拿起?#21507;?#32972;后的琴准备干一架。

  “两位哥哥快别吵了,伤?#25512;!碧?#20219;扭动水蛇腰,摇着黑色罗扇走到他们中间。

  楚兮瑶趁他们谈话时,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时,偷偷地往外挪……

  二人心知肚明谁都打不过谁,太任又正好?#22659;?#26469;?#30333; ?/p>

  “哼。”老鬼一声冷哼,顺?#24179;质?#22238;宽大的衣袍?#38126;?#20070;生优雅地将琴背回背后。

  楚兮瑶看见他们不打了,手心冷汗直冒,心脏如锣鼓频击,如紧弦狂奏,她现在?#25490;?#20986;五米,距离逃之?#34255;玻?#36824;?#23567;?#36824;?#23567;?#36824;有不可估量的距离。

  “要不要把她洗一洗再吃?”钱通问,没有吃过鬼修的单纯钱胖子想到楚兮瑶脏兮兮的模样有点难以下口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听闻此话,太?#28201;?#25159;遮面,仰腰狂笑,玉兔跳动,凤尾红裙摇摆如微风误入?#22235;?#20025;花丛,花瓣纷飞,景观颇有美感;深知太任秉性的两人大饱眼福,奈何不敢心悦跳动。

  “我的好哥哥呀~”还没在狂笑中缓过来的太任,笑眼朦胧,声音嫩如莺啼,看得两男气血直冲?#24742;牛?#36825;也许是大多数男人?#19981;?#36891;无忧楼的原因,少数男人如老鬼这样毫无感觉,一个修炼与权利控制身心的狂魔不奢求他有其他想法。

  “你真以为我们要扒她的皮吃她肉不成??#30887;?#20219;打趣了问。

  说得钱通一脸茫然,他?#34892;?#24819;不通,毕竟自己吃过不少灵兽的肉,吃法有所讲究不成?

  一旁的书生见到钱通?#24742;?#30340;大脸,自觉好笑,原来钱胖子一直以为这些年来,他们吃的是人肉喝的是人血,?#21387;?#20182;从不参与狂欢宴,“我们只取她的精血跟魂魄,不吃人肉。?#31508;?#29983;说。

  “吃了她的精血,吞了魂魄,能让你多些力量对抗……?#30887;?#20219;没有挑明,而是斜指了?#24178;?#31354;。

  “什么人?竟有这种体魄?”钱通问,犹是他见过不少好东西也没见这般强悍的人。

  “自然是宠儿。?#30887;?#20219;神秘兮兮地说。

  “废话真多。”老鬼说,说话间看了一眼地上的楚兮瑶,发现原本应该趴在地上的人形不见,?#28044;?#27964;洼的地面空无一物。

  “?#22235;兀?!”老鬼厉声大?#21834;?/p>

  众人惊醒,慌忙乱找,只见楚兮瑶在两百米外疯狂飞奔。

  在楚兮瑶?#37027;?#29228;出三十米外时,老鬼发现?#22235;?#24778;声大喝,她猛然踩断魂力疾速飞奔,顾不?#22235;?#20040;多,一溜烟,在他们慌乱的几息间跑到两百米外,没有?#35828;?#19978;看脚下的路,路边的景色像风一样呼啸而过,脚下?#20154;?#30340;树叶在她经过之后才慢慢?#33469;?#20914;破的层层死气还没来?#30473;?#23558;空余的空间填满,无色的空荡在阴暗的苍穹下如一道白光,很是显眼。

  老鬼的干尸的?#31181;?#19982;尖利指甲紧追而来,划破的空气发出尖锐的摩擦声,如夜间速行的鬼魅,疾速的身影在空气里留下一道黑色的模糊的光?#25170;?#22721;。

  干尸似的手掌却比任何东西都要有力量,一种强大到楚兮瑶拼尽全力也无法撼动的力量,他几乎在?#24178;材?#38388;将楚兮瑶追上,即使楚兮瑶跑得更快,快到五百米外,他也能在几个瞬间将楚兮瑶的白皙柔弱的脖颈扼住,如同抓住一只兔子一样简单,只要轻轻一扭兔子?#25237;?#27668;了,他的?#36784;?#26159;楚兮瑶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  他没有这么做,没有将楚兮瑶掐死,而是从背后抓拎起她的衣襟,像抓一块烂布一样将她往回带,一把将楚兮瑶丢在通神阁前面的台基上,其他三人围过来。

  “她要是在跑怎么办??#31508;?#29983;皱着眉头说,一个食物不应该到处乱跑让他们大费周章。

  老鬼伸手将楚兮瑶推下台阶,楚兮瑶从台阶上滚落,趴在地上,没?#20154;?#31449;起来,老鬼从背后靠近,枯瘦的右脚抬起,狠狠地踩在楚兮瑶的脚踝处,骨头瞬间化成粉末。

  “啊!!!”楚兮瑶发出凄惨的叫声,脚部传出的?#32431;?#36941;布全身,脚踝发红变紫,不?#29616;?#22823;,如一个?#20013;?#33192;胀的肿瘤,在脚踝处像一个?#21767;?#29190;炸的脓包,除了疼痛,如烧灼的利剑穿?#31119;?#22914;红蚁啃食般煎熬,她没法感觉不到双脚的存在。

三剑客和女王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