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吾家虎女初长成 > 010章 丑恶暴晒阳光下,大家一起看好戏

010章 丑恶暴晒阳光下,大家一起看好戏

  虽然,被强势的兄长逼迫着,去到虎理安排的名校——天都大学附属第一实验中学女子分校报到上学了。

  功课很紧,全封闭的校园没什么关系——虎婷婷不是学渣。

  她打架很擅长,学?#23433;?#19981;差。

  天都大学附属第一实验中学女子分校,毕竟是个朝廷官办的名校。

  校园里,所有健康该有的,没什么短少的。

  华夏帝国礼部根据首相大人的指示,在针对本土和所有领地发布,?#22253;?#23398;方面的教育指南中强调.

  “帝国不需要书呆子!劳逸结合很重要——休息时间,学校提供给学生的基本娱乐不能少。”

  “以上要求做不到的地方,凡是限期整改不达标的学校,关停撤校,没什么可以商量的!”

  说到做到,“勿谓言之不预”一直都是华夏帝国的立国之本。

  面对动真格的朝廷,先前先要试探什么的奸商和小吏怂了,没谁敢玩什么忽?#36843;?#30340;假把?#20581;?/p>

  就算爱静的女孩,?#37096;?#20197;用电脑和手机,利用千兆以上的光纤作消遣——只要不弄?#22909;妗?#20302;俗的东西,学生们上网、自拍也没问题。

  通过网络直播,虎婷婷?#25512;?#20182;八卦的人一样,看了一场好戏。

  某个人面兽心的小官吏,在妻子身边很有正义感的闺蜜述说?#26657;?#20854;真实的一面被所有关心的人看到眼里。

  在某人真正变成凶手前的某一天。

  中午午餐时间。

  安某人的家?#23567;?/p>

  不理会妻子的招呼,把平时随身的小手包扔到沙发上,连手都没洗。

  长相猥琐的男人,自?#20439;?#21040;餐桌边,开始享受美食了。

  “刺溜”

  安忠国把嘴里的一口蛋花汤咽下。

  “啧啧”

  肥厚的嘴唇,先发出感到满意咂巴着嘴皮的怪声。

  像想起什么那样,接着又做出扭曲着眉头的夸张表情。

  一脸不快,拍着餐桌指责说。

  “你搞个毛的搞?今天的汤,怎么会弄成这样?#20426;?/p>

  “?#25512;?#26102;一样呀!还是用上?#25991;?#20986;差带回来的?#21069;?#32043;菜做的呀!没放其他奇怪的东西呀!“

  暂时,不想和这混蛋男人吵架,季司文强忍着不快,温柔地低声回复道。

  然后,女人?#24067;?#22833;神了。

  她的眼光,没带焦点,看了被大力击打桌面而引得跳动的碗碟。

  随后,马上集中了注意力。

  看着又一次?#20063;?#30340;丈夫,望着那扭曲的表情,丑陋的厚嘴皮正在往外不断泼洒的唾沫星子,一股异乎寻常的恶心感油然而生。

  最后一丝对婚姻曾经的幸福?#26657;?#30524;看就要彻底消失了。

  老婆?#20804;只?#23478;贤惠女子?#36127;?#25152;有的优点,季司文并没说过什么不好听的话指责丈夫无能。

  这位自卑的男人,自尊心极强。

  没本事在外面和外人争锋——他本人多少感到在家里抬不起头。

  感觉工作不如意的家伙,?#25512;?#20182;无聊男人一样,用出轨的扯淡方式,只为证明自己是个男人的能力——安忠国在外面花心的事曾被老婆逮到个正着。

  他差点就因此上了崔多多小姐的家庭访谈节目。

  “?#31508;?#25105;们怎么就那么傻,没看清他的真面目——居然听了他花言巧语,所谓悔过的鬼话之后,感动地心软上了这混蛋的当。”

  “唉!要是?#31508;?#33021;坚持下来就好了!”

  “也就差不到一厘米,安忠国这个卑鄙的男人,?#31508;本?#35201;成为全世界人民的笑柄!”

  季司文的闺蜜——从小一块长大的好友,柯有莉作为证人被传?#20581;?/p>

  在法庭上作证时,她愤愤不平的述说。

  安忠国,这不起眼的小官吏,其他大本事没?#23567;?#19968;个出身普通的男人而已。

  他年轻时,长相和学历都非常一般——琴棋书画全不懂,讲笑话讨女孩子?#19981;?#30340;水平也有限。

  如此普通的家伙,居然能战胜无数强大的对手,最后?#26194;?#33021;骗到如此贤淑漂亮的妻子,已经证明:

  在女人面前能伸能缩——善于服软,善于怂,也许是他,作为一个男人的最大本事!

  就像柯有莉用鄙视口气描述的一样:

  讨好献媚,甚至不惜跪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块搓衣板,品行不好的家伙,顺利?#27833;?#19968;劫。

  安忠国这种小?#22909;祝?#19981;敢公开对出生大户人家的妻子动手。

  打人——留下伤痕,一定会被娘家事后追究的麻烦事。

  ?#26194;?#36825;没出息的事——妻子没告状,也没和外人说。

  但被闺蜜柯有莉看出,替姐妹讨公道,当面给予警告后,他是不?#39029;?#35797;了。

  但......一个活人,只要没节操,办法总是会想出来的。

  为达到迫使对方主动离婚的目的。

  安忠国,?#25512;?#20182;同类一样,又一次玩出了精神折磨的损?#23567;?/p>

  他跳着脚的无礼指责说。

  “好端端的蛋花汤,你放给毛的胡椒!”

  “真是瞎逑搞!”

  “再怎么好的东西,只要到你手里,被你瞎糊弄,全都彻?#33258;?#36427;了。”

  ?#23433;?#26159;告诉过你!我根本不能吃辣的东西吗?#20426;?/p>

  说的激动时,他甚至把手里的碗往地上一砸,像个野兽一样吼叫说。

  “你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?#20426;?/p>

  故意做出无奈的表情,宣布说。

  “那么……明天一早去民政部门离婚算了!“

  可怜的女人,仍带有挽?#28982;?#23035;的妄想。

  她只好委屈,小声辩解说。

  “可是,上?#25991;?#35828;,就?#19981;?#25105;在汤里放胡椒吗?#20426;?/p>

  ?#25512;?#20182;小吏一样,在不想承认的事上,安忠国从来都是拿自己说过的话当放屁。

  看到平时?#20248;?#30340;妻子敢于抗争了,这家伙怂了。

  但,仍旧不愿放弃进门前的想法。

  他脸皮抽搐两下,撇撇嘴皮,一?#22330;?#32769;子,今天不想再听你任何辩解?#20445;?#35752;厌的表情显露无疑。

  喘了一口气,安忠国换个方向,?#26377;?#25630;事说。

  “汤做的不好就算了。?#22303;?#31859;饭都做得如此糟糕,吃到嘴里没一点味道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想想办法,去买那种?#35797;?#20043;南出产的绿色大米吗?#20426;?/p>

  “是啊,试过几次了——我按你说的去买过,?#19978;?#27809;?#26194;Α!?/p>

  ?#23433;?#36807;这事怪不了我——那种专供皇家的绿色贡米,价格高的可怕不说,产量还很有限,一般人哪能买的到。

  “没办法,跑了好多地方总买不到。我只好去最大的超市买了那里最贵的大米!“

  下了决心的男人,不可能因为可怜的妻子说的实话而放弃。

  他不依不饶的训斥说。

  “你这样无趣的女人,生不出儿子,也没一点特长。这些都算了。”

  “至少,煮饭这种小事。也该擅长吧,和你这种可悲的女人生活在一起,作为一个男人,还真是……“

  恶毒的话说了一半,好像刚想起什么一样,他?#20302;?#30623;了一眼手腕上的世界名表——海鸥牌?#30452;懟?/p>

  “算了,今天先这样。”

  故作怒气没消的样子,轻描淡写的告诉妻子说。

  ?#24052;趵习?#32422;我一起打网球。下午一点半开始第一场。可不能让人家久等。“

  其实,王?#20064;?#20250;参加运动没错。

  不过,两人约好的时间是三点钟,其间有大段的时间给人做点什么。

  王?#20064;?#24537;着生意,只能抽?#24352;?#23448;老爷应酬、应酬,不像这个家伙闲得发慌。

  安忠国主要的目标......另有其他。

  他今天约了一位漂亮的女大学生,一个到网球馆打工当网球陪练的漂亮女人,准备一起打网球。

  季司文不知道丈夫心里的花花肠子,还在默默地吃着自己那份午饭。

  见状,她赶忙放下筷子,起身为丈夫倒了一杯他平时最爱喝的红茶。

  安忠国毫不?#25512;?#25509;过茶杯,喝了一口,急匆匆地起身准备出门了。

  安忠国一边走出餐厅,一边说道。

  “我堂哥的闺女——萍萍听说要马上要生孩子了。你代表我,买点合适的礼物,到医院看看她去。“

  “萍萍是谁家的闺女,她要生小孩?检查过没?#26657;?#35828;是男孩,或是女孩吗?#20426;?/p>

  男人不?#22836;?#30340;回答。

  “你问的那么多,我哪里知道!”

  “?#34892;?#24773;况,我只是听他们在大家一起吃饭时提过。”

  “堂哥安师德比我大一轮,今年四十九岁。”

  “羡慕啊!”

  “他在我面前?#22253;?#35828;,'我这种年轻的男人,居然已经报上孙子了'......”

  “一眼他那得意的样子,我?#25512; ?/p>

  “算了!不和你?#30340;?#20040;多。”

  “生不出小孩的女人,当然理解不了幸福人家该有的心情嘛!“

  吃完了所谓不堪下肚的午餐。

  从来不是什么好人的安忠国,见到?#34987;?#21512;适,不会放弃乘机损她她几句的好机会。

  “像你这种无能的女子,即使我和别人在外面生小孩。无后为大——其实,也轮不到你?#30340;?#20123;无用的话!“

  你自己干的好事,自己不清楚?

  人不能无耻成这样!

  干了坏事,还敢和受害?#35828;?#38754;抱怨人家做的不对?

  什么玩意嘛!

  唉,有点后悔,后悔当年没听?#31995;?#30340;话——自己眼睛瞎了,那么多俊秀不找,居然看上这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栗末种!

  既然结婚了,自己的老公,?#20998;?#19981;好也没办法。

  问题是,我本来是能生孩子的。

  要不是第一次?#21507;?#26102;,你为了工作上的一点小事拿?#39029;?#27668;,突然把我推搡下楼梯造成流产。

  哪里会让我我从此不能生育的。……

  事情快过去了将近十来年了。

  “这混蛋的家伙,他就居然像事情没发生那样,有事没事还整天挖苦着我。”

  季司文斜眼盯着丈夫变得肥硕的臀部,没多少委屈了,心?#20804;?#26377;愤愤不?#20581;?/p>

  ?#23433;?#36807;,这个激愤的心情。对我来说,不算坏事,也许是个动力。……”

  “像你这种傻女人?#21834;ⅰ?#20687;你这样无能的女人“

  诸多羞辱的话成了安忠国的口头禅。

  自从二十三岁和安忠国结婚后,至今已整整十年。

  已有不止一百次,也许上千、上万次,季司文听到安忠国说出如此的无耻的挖苦。

  一?#31508;?#28201;柔如水的性格——季司文收主流思想的影响,自己是个典型的华夏淑女。

  她知道,单凭自己斗不过野蛮的丈夫。

  华夏淑女不可能把家丑外扬。

  ?#22303;?#23064;家人都不知道,自己的宝贝——季司文正生活在水深火热?#26657;?#25972;天被不可能养熟的白羊狼欺负。

  可怜的女人只能忍声吞气,活得好?#37327;唷?/p>

  但,邪恶的夷种嚣张不了多久。

  过了三十岁后,看着其他幸福的人家,心态和从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一种特别的想法,正慢慢在季司文心中出现了——她终于开始?#32842;?#33258;己的未来了。

  就在这时,令人欣慰,一种对美好的向往,在她的脑海和胸中不?#31995;?#33192;胀和壮大。

  三十三岁的女人,一点不过时。

  只要认真打扮自己,在现在这时代,还正是女人味最足,吸引男人活力魅丽四射的好年龄。

  现在还不晚,还有机会再重新选择一种全新地活法。

  只要.....只要下决心努力改变自己。

  一切还有希望。

  不能再等了,趁现在还有美丽的尾?#22303;?#23384;!……

  最后的决心以下。

  善良的女人,保有一丝幻想,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——还准备给那个让人失望的家伙,最后一个挽回的机会。

  当然,?#36127;?#32477;望的女人,这回不想自己主动了。

  这段悲剧婚姻的结局.....

  结果?

  当然是看天意了——一切看那个可恶的男人,会不会受到什么感召,真正能够主动改过自新,回来跟自己好好过日子了。

三剑客和女王在线客服
幸运飞艇5码倍投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走势图 6码2期倍投计划 时时老时时 最赚钱的真石漆 魔兽装备分解赚钱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pk10怎么样看计划 挂机方案 稳赚不爆 网络捕鱼赢现金游戏 捕鱼大亨3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做什么生意最赚钱怎么那么难 街机水果拉霸送分游戏 今天贵州11选五 转发能赚钱么